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和网络女孩做爱 更多>>
 

    和网络女孩做爱

    时间:2018-02-09 认识她,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网络这东西,真是一个很奇怪而且也很新潮的玩意儿,很多人的所谓缘分就是在这上面实现的。
    我和她的相遇也是这样。
    无聊的时候,我会常去一些所谓的成人聊天室,虽然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没有人和我聊天的,但是既然没地方可去,随便找个地方打发时间也就算了。
    于是,我去了OICQ的自建3,随便建立了一个舞男聊天室。。。
    她来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话,很快就离开了。
    不过她上面的资料是#女孩,所以我当然不能放过,于是就发了个申请过去「我想和你做爱,如果你也想的话,就加我吧」。
    她没有回应,我还以为没戏了。
    谁知道,十分钟后,她通过了我的申请,然后她发了个申请过来「我不想做爱,如果你答应我不和我做,就加我吧」。
    很有意思的家伙哦。
    我笑了笑,通过了。
    接着,我们就无聊地聊起来。
    原来她是广州一所大学的女学生,今年档才读二年级呢。
    刚和男朋友分开了。
    原因是她喜欢的男人追回他以前的女朋友。
    我无聊得紧,所以就不断地追问她,问�岵换岷臀易霭�?她就一个劲地说:「非得好好给你做做思想工作不可」。
    哈哈,我们这种网络老色狼,哪还有什么思想工作可以做呢?真是异想天开。
    由于工作比较闲,所以一天下来都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她聊天,她也总是在网上,而且告诉了我她的宿捨,手机和呼机号码,真全呀。
    我也屯留下了自己的电话。
    无聊的週末到了,我便发了个消息给她:「你来屯玩吗?我想找个女人做做爱。」
    #「我考虑一下,但是我不会和你做爱的,你难道就不能想想别的事吗?」
    「可是我很想呀。」
    「可是我不想呀。
    「「那你来不来?只要你来,我一定会强迫你和我做爱的。」
    「见鬼,我可以来呀,但是我一定不会和你做的。」
    「如果你来了,我强暴了你,你会不会报警呀?」
    「 …………事情就是这么有点奇怪,也很有意思地发展着,尔后,四个小时以后的黄昏,她出现在了我所在的城市。
    她戴着一副眼镜,头髮过肩,面庞属于比较清瘦型的,不算太漂亮,鬃皮肤有点黑,但是在广东来说,也算是不错的了。
    个子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穿着短裙和一件恤杉,背着一个小小的包,看起来很轻鬆。
    她的样子和在网上发给我的照片出入很大,我实在是认不出她来。
    而且她现在的样子给人的感觉真奇怪。
    是一种很轻鬆的感觉,但是,却也好像让我有那么点阴谋得逞的感觉。
    回自己租的房子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了。
    这套房子可以说是泡妞缮圣地。
    因为楼下灯很黑,一个人走的时候非常恐怖,所以,胆小的女缮生一个人是不敢走的,一定会需要你坚强的依靠,你也有机会让她能换体会到你的片片温柔。
    而且对那些已经对你动情的女孩,也可以有机换会上下其手,或是拥吻到她。
    在那种黑暗的环境里,或许偶尔会有人经过,然后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做点喜欢做的事,感觉确实非常棒。
    一路回家的时候,我和她都随便聊着些话题,而有关性的问题一点都档没有触及到。
    所以她和我一路都很轻鬆,还不时发出一阵欢笑,一直到住房的楼下。
    上楼的时候,上面非常黑,而且有一条长长的车库的档走廊,因为两边都是杂物和车库房,所以中间是没有光线的,而且路灯也没有装,因此一条宽约一米五的路让人感觉确实挺可怕。
    她跟着行上来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就拉着她的手,「小心点,别摔着了」
    我好心地拉着她上了楼梯。
    走在那条窄窄的走廊的时候,她明显有点紧张我的手扶上了她的腰「别害怕,下面还有保安呢,这里没什么可怕的怂东西的」。
    她的腰很细,也很肉感,摸上去感觉很好。
    我就这样扶着她,她的髮丝的香味和身上的体香,都很自然地渗进了我的鼻孔。
    她档的头髮在我嘴边来回地摆动,感觉像在撩拨着我。
    她没有太大的抗拒妹的意思,也许是因为害怕的缘故,所以我把她的腰拉紧的时候,没有做什么反抗。
    走廊中间有一个凹进去的角落,往里的墙壁两旁是四个对应的杂物房大约有一米五宽,三米左右长的空间吧。
    有时候我想,如果谁埋伏浇在里面,晚上出来打劫或是非礼路过的女孩,真的很恐怖。
    因为那个换角落人除非走进去,否则很难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更别说是黑灯瞎火的夜晚。
    不过很奇怪的是,我来住这么久,常发现一到晚上就没什么人出入了,也许这也和这里没有灯光有关吧。
    我揽着她的腰,在黑暗里摸索着走着,我很快就习惯了黑暗的环境,档由于她还有点近视,所以,这样的环境里肯定就很吃亏的了。
    眼看就档到了那个角落里,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
    终于有机会让我尝试一下这种特别的滋味了……到拐角的时候,我突然把她往里面一推,里面三面是墙,走廊对面也是墙,所以里面更没有光线了,她一下撞到墙上,她惊叫一声「哎呀」
    但是她的声音不大,应该是没有大声叫的习惯的原因吧。
    我马上北跟着冲进去,身体紧贴着她,用一只手和胸口紧紧压着她,把她的手臂和下半身隔离开。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我说过的,你还记得吗?」
    她没有大声叫,只是低声地说「不要啦,不要啦,你不要这样子好烫不好?」
    她的力气也很大,两只手顶在我胸口上,让人感觉到生生地疼。
    但是,我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我另一只手灵活地从她衣服和裙抖中间伸进去,开始抚摸她光滑的小腹。
    因为要用身体阻挡住她的手的抖换动作,所以要想摸到她的胸是不可能的了。
    她的小腹平坦,而且很光#滑,苗条的腰,摸起来很惬意。
    她不断地大力挣扎,一直在用力推我#,一边在我耳边叫唤:「不要好不好?我说过不要做的……」
    我的右手从她衣服里拉出来,然后开始抚摸到她的大腿。
    她一下把腿档夹得死死的,推我的力量更大了。
    以我的经验,这可以说是无足轻重档的抵抗。
    我还是用力顶住她的上身,让她的手没有机会能挣脱出来,#右手在她大腿上从下往上轻轻地抚摸,沿着她光滑和结实的大腿外侧#,慢慢往上,然后慢慢伸入到她到膝的短裙,里面很温暖,特别是抚行摸到她丰满的柔软而有弹性的臀,和她薄薄的小内裤的时候,让我的心一阵激动。
    不过我没有那么着急地想马上就动她,所以很耐心地在靠她大腿的外侧和她圆润的臀边来回地抚摸着。
    她的臀很有弹性,即使靠着墙,但是从小内裤里伸手进去的时候,还是可以感觉到坚实的肉感和柔美的曲线。
    很多人说,女孩被人爱抚的时候会无力反抗。
    我觉得并不全是的。
    她抖的力量并没有随着我的抚摸而减小,她大力的推着我的胸口,使我一抖定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够死死地压住她,但是她不大声叫地这种挣扎对我来说不算是一种威胁。
    只要有力就能够对付了。
    而且,这样的感觉不是更刺激吗?黑暗里,我还在不停地抚摸着她,然后,我挪了挪腿,这样就可以右怂手放到她大腿的中间。
    她的腿夹得很紧,她说过她参加过不少锻炼,所以非常结实,但是也给人更大的刺激。
    因为,当我把手指一点点从她大腿的夹缝里插进去的时候,有力的肌肤给了我一种很强的征服感。
    我把手从她夹紧的腿中间往里挤,她的腿把我的手夹得紧紧地,虽蜒然很艰难,但是还是一点点不可阻止地把整个手掌挤进了她大腿的中蜒破央。
    然后我把手翻转九十度放平,她的腿把我的手指都夹到弯曲在一创起,但是缝隙总算是大了一些。
    然后我用力往上一提,一下沿着她的大腿就直拉到她大腿的中间交界处,那块温暖而柔软的三角地带。
    我没想到的是,她的内裤居然早已经湿透了,但是她的挣扎却没有丝适毫减弱的痕迹。
    可是她湿得彷彿能拧出水的内裤极大地鼓励了我。
    这适怂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这么湿的女人。
    第一个是一个广西的女孩,当我和档她做过以后才发现,被单只有扔掉的份,因为那上面留下了好大两块浇地图,居然全是开始前戏的时候流出的水。
    而现在这个,内裤的下半父截已经全湿透了,湿湿的,滑滑的,即使是在内裤外抚摸,也已经能觉到很滑腻,而且,可以感觉得出来,里面的水儿还在不断涌出。
    我的手终于拨开她内裤下面的窄窄的裤边,把手一点点地从她的内裤下面往上挪动,直到把整个手掌都覆盖到她中间的三角地带上,她那儿的水儿从我的指缝里不自觉地渗透了出来,弄得我满手都是。
    她那乙儿的毛很多,很密,而且中间的小缝儿也很丰满,很柔软。
    感觉得出乙一定不会是未经人事的那种。
    中间很热,而且已经微微张开,使我的适手很容易就能感觉到她分开的阴唇,和中间不断流水的柔嫩的肉洞。
    膊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到她始终没有放弃反抗,也许是鞍不自觉的,但是推我胸口的力量还是不小,她的腰已经开始左右胡乱鞍摆动,希望能摆脱我的手,但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呢?我的中热指很轻鬆地就找到了那个洞口,手指往上一勾,很轻易就滑进了她火热热的小穴儿里,我的中指不断地挑动,随着我把手掌尽量地贴近她的览阴唇,手指也越来越深入了她身体。
    里面很温暖,也很湿润,特别是览里面一下一下痉挛一样地一会紧一会松的感觉,和阴道壁那柔软爽滑适的滋味,让我一下性趣陡升,小二更是忍不住顶得自己的裤子十分难受。
    她的腿已经难以反抗了,只有手还在顶着我的胸口,嘴里也一直在低#声说:「不要,不要……」
    这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摩托车来的声音#是别人来停车的,但是离这里还有点距离,灯光衍射下,我看到她北的脸惊慌失措,而且她马上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只是臀部在墙北壁上扭动得更加厉害,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
    我听到声音离这里还不是很近,何况心里的慾望早就燃烧起来,就算构被人看到了又怎么样?我趁她心神一时恍惚,双腿扭动的而且又不敢构过分动作的时候,猛地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一直拉到接近膝盖的地档方,她的腿扭动得更厉害了。
    可是被内裤束缚住,所以不能够大幅度档而手被我死死地压在胸前,也让她没有能力反抗。
    她的感觉似乎有点绝望了,推我的力量也近乎孤注一掷。
    我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抚摸起来就更得心应手,她那的毛很多,很密,也很软,摸起来感觉就像抚摸毛公仔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会颤抖,会有体温,会发出销魂的呻吟。
    中间的小缝很饱满,当我用掌心整个地按压住,就能感觉到里面的热度在不断提高,中间的嫩肉软绵绵的,在我的刺激下一阵阵地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抽缩,臀在墙壁上左右摆动……停车的人把车停好,打着一个小手电,听脚步声是往这边的方向走了怂过来。
    她马上不敢作任何动作,拚命用力推我。
    但是我还是紧紧压着怂她,故意把手指伸进她身体里,向左右上下地不停地旋转,故意加快了在她身体里抽插的速度。
    我感觉到光线从身后经过,那人在走廊上一直往前走,我想,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个角落里居然会有人,而且, 还是一场刺激的强姦。
    她却被吓坏了,在那人经过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神,彷彿快要哭泣和无助的样子。
    这时候突然感觉非常地兴奋,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刺激佔据着自己的头汉脑。
    在她还在害怕和发楞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拉开已经把裤子顶得汉很辛苦的小二的束缚,把它从内裤旁边拉出来,放在她小腹上,故意抖往前顶着她的小腹和上下摩擦来挑逗她。
    她一感觉到这坚硬而粗大地东西顶住她的肉体,马上就好像触电一样,身子往后一缩。
    这时候,我已经不能再控製了,我用腿粗野地把她的内裤一下踩到她的脚踝,把她的左腿拉出来,右腿往她扭动的大腿中间一挤,把大腿插入到她排的两腿之间,左脚顺势顶住她右脚的脚踝,右脚弯曲,低下身子,往排旁边用力一撑,她的人一矮,大腿就被我完全地分开。
    我用左手拉着挝她的左手,让她还是不能自由地腾出手来,右手扶着粗长,暴怒的阳物,在她小穴儿附近上下摩擦,故意挑逗着她,把粗大的前端的龟头乙放在她的小穴口,但是又不放进去,就在穴口上下震动,把她的淫水从大腿上一直往下流淌。
    接着我把右手也腾了出来,这样就可以烫从腰那抱着她,让她的手只能揽在我的肩膀上,却不能保护下面的身体。
    我把她的腰往我身体方向一拉,膝盖微微弯曲,使得坚硬而粗大的小二斜斜地往上,而且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她的小穴所在的位置在感觉到她穴口的时候,抱着她的腰往下一拉,只听到她「嗯」
    地一声歎息,我的小二已经顺利地滑进了她柔嫩多汁的小穴。
    她里面的栽嫩肉紧紧地包围着我粗壮的阳物,水儿从里面全溢了出来。
    她的手还在捶打着我,推着我,但是已经不再那么有力。
    她个子不够高,和我一米八的个头有一点距离,因为现在的体位感觉很辛苦。
    我弯下了腰,抱着她,乾脆用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从她温暖的小穴里退出,把裤子从我的身上拉下来。
    抱着她蹲了下来,双手托着她的臀坐在我的身前,她的大腿顺着我的档腿往两边自然地分开,接着我抱着她的腰的手按着她的肉臀往我粗大的阳具上一坐,「滋∼」
    地一声水声,我的小弟一下插入了她的小穴妹,顶到里面的花心。
    她已经无法反抗了,但是嘴里还在说:「你为什么这样子?不要搞我,不要搞我好不好?」
    她越是这样我越兴奋,双手托着她的臀在我的身前上下剧烈地抽插,而她说话的声音在每次我汉插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就不禁一阵颤抖,彷彿要呻吟,但是又想作最后地反抗。
    我用手兜着她的双腿,把她的身体抬起来离开了地面,她的身体不能着地,双手只好紧紧抱着我的脖子,我把她的身体背靠着墙壁,双手托着她的身体,让她的小穴往前摆出淫蕩的姿态,然后托着她的臀,往我的身体来回激烈而快速地拉动,每次都直插入她的花心。
    她的身体开始忍不住一阵阵颤抖,臀部的肌肉紧张地收缩着,双抖腿翘得老高,在半空中无力的伴着我的节奏来回地摆动。
    水儿流得更多了,而且里面也夹得越来越紧,好像是有什么在吸吮我的阴茎一样她的声音胡乱地说:「不要搞我……停一下……好不好……我好难受,要死了……你别动了,我快死了……」
    这种抵抗已经变成了一种乙淫叫,直骚到骨子里的一种呻吟。
    她的手抓得我越来越紧,整个人抱热在我身上,随着我的节奏,在顶入的时候就一阵颤抖,然后又放鬆,然后又是一阵颤抖……看她这么貌似端庄而又淫蕩的表现,让人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另类的刺排激。
    我忍不住让她转过身来。
    她虽然手还在倔强地挥动,但是她还是揪配合着我把身体面向了墙壁,然后把手搭在墙上,这时候她的双腿经无力地被我打开成一个大大的三角,我把她的腰往下按,把她不断往她的小穴儿里一顶,轻轻的「啪」
    的一声,只没到根。
    她身体猛地一缩,全身一阵颤抖,手几乎不能扶住墙壁,口里也发出低沉的呜咽。
    我前后拉动着她的臀,开始有节奏地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她身体,哪蘑菇状的龟头彷彿一个压缩机,把她的水儿都挤了出来,把她的阴道壁摩擦得酸痒难当。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节奏开始起伏,开始摆出各种揪淫贱的姿势来迎合着我,甚至开始一下一下主动地用手推着墙,往后撅起肥嫩的臀儿,来配合着我的节奏。
    口里嘟囔着:「我快死了,停一停呀,求求你,我快死掉了……别动,求求你,你再动我会死的……」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几乎已经没创有力气再发出声音,只剩下低声的哀鸣和急促地喘气声。
    她的大腿一次又一次地彷彿抽筋一样地有节律地收缩,小穴里也彷彿有什么紧握着我粗大的阳物,那种抽搐就像有什么在里面吸吮着,挤压着,牵着,使我龟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终于,在她几乎已成跪姿的身体上,我冲刺到了最高点……当我从她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她流出来的水已经从她的膝盖一直流到她的脚踝,使我的腿上都能感受到她滑腻的粘液。
    她可真是个天生小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