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妙计得手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妙计得手

    时间:2018-09-21 洛美的长明湖是洛美风景中「一湖两山」中的一湖,景色十分秀丽,每日都是游客如织,此等繁华之地,自然也是风月的宝地。在长明湖上就有各式的华丽画舫出租,每一艘都装潢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公子风流,神女多情,只要是阁下看上眼的,便可上去潇洒一番。
      昨夜尽兴而归的叶天龙,早上一起来就叫嚷着要到长明湖游玩,东督大人有这样的雅兴,洛美城主宁科自然是不敢怠慢,马上派人下去好生安排了一番。
      叶天龙换过私服,午饭之后轻车从简到了长明湖,他的身边没有了一直不离左右的玉珠和辛西雅,等候多时的宁科看到这样的场面,自然是会意一笑。
      对于叶天龙能在得到美女战神于凤舞这样的妻子之后,还有心思和胆量外出寻花问柳,宁科感到非常的惊讶和佩服,自然他的心中也不免暗自歎息,于凤舞会嫁给叶天龙这样的男人,还容许他如此的荒唐,真是一个异数!
      心中虽然泛起阵阵酸味,但宁科还是十分热情地陪同叶天龙踏上了长明湖的堤岸。
      而被人又羡慕又嫉妒的当事人,浑然没有察觉到身边人複杂的心情,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仔细游览领略眼前的美景。
      但见长堤蜿蜒,有如一条长龙卧于澄明如镜的湖边,直渡湖心的方洲,湖中有岸址汀兰,远远望去,其形状恍若芝兰,又似天上的云朵落入水中,也好像是数块如意玉嵌在碧波之中。
      湖面上活色生香,奇花异草长满两岸,如洗的晴空之下,轻舟穿梭湖上,船桨声奏起了美妙的波乐,形状各异但都秀美的画舫上不时传出了低婉缠绵的小唱,好一派歌舞昇平的景象。
      叶天龙兴致大增,指点着湖边的画舫对宁科笑道:「这些画舫真是精巧!」
      宁科略显迟疑地说道:「叶大人,尊夫人要是知道的话,怕是……」
      叶天龙心中暗笑,知道他说的是于凤舞,便笑道:「我是放蕩惯了,再说这也只是消遣解闷,纯属调整情趣而已。」
      宁科自是明白叶天龙话中的意思,略一抬手道:「叶大人这边请!」
      码头边早已备好了一只华丽宽敞的画舫,前面是足以容纳十名女子起舞的平坦舞池,中舱的朱门敞开着,里面摆有桌椅春凳等物,再后面则是帘门低垂,不用说那是画舫上的香巢了。中舱的两壁有花格的小舱窗,船舷两旁有半身细栏一直连到后面。
      此时画舫舱门前正站着三个如花似玉的俏丽女子,她们都是年约二十左右,眉目如画、高髻云发盘头、明眸中流出轻笑,国色天香的仙女。
      「叶大人中意哪一个?」宁科在叶天龙的身边含笑问道:「虽然一定是不如大人家中的娇妻美妾那般天人,但也别有风情,很有一些滋味的。」
      「原来宁科大人也是个中高人啊!」
      叶天龙十分轻鬆的回话,虎目中却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一字排开的美女。这三个美女都是穿着窄袖的薄罗衫、拽地的千褶裙,只是服饰的颜色有所不同,左首的是碧绿、中间的是粉白、右首的则是明黄,但不管是谁,她们整体的装扮都是十分淡雅宜人,使人望之顿生爱怜之心。
      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叶天龙委实看不出哪一个最好,宁科在他身边低声介绍道:「当中的是本城的名花白牡丹,大人看她是不是国色天香啊?」
      叶天龙连连点头,又问了白牡丹左右的两个美女姓名,原来也是洛美数一数二的名妓,穿碧绿衣服的叫碧玉、穿明黄的那个叫十三娘。当宁科说到十三娘的时候,叶天龙的眼神微微一动,旋即点头微笑。
      等宁科将三个女人介绍完后,叶天龙「嘿」的一声,拍了一下宁科的肩头,含笑道:「宁科大人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三位姑娘都是天仙化人,叫小将如何取捨呢?」
      宁科望了一眼三女,也是呵呵笑道:「素闻叶大人多情多义,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叶天龙眉开眼笑的回道:「宁科大人说笑了,请问我可以多选吗?」
      宁科呆了一下,然后低笑道:「大人真是好口食!她们可都是身怀绝技的女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连闯三关,大人真的可以应付自如吗?」
      说到这种事情,没有一个男人会自认技不如人,叶天龙更是信心百倍地说道:「那我就要试试看了!」
      宁科含笑告辞而去,叶天龙则昂然踏上了画舫,三女早已围将上来,莺声燕语中进了中舱落座。后面转出两个俏丽的婢女端上了白玉茶盘,四杯香茗用的盖碗青玉瓷的杯子,掀开盖碗,淡雅悠远的茶香立即透舱而出。
      一杯香茗未曾喝完,叶天龙已经和三女谈得十分融洽,他一手搂着碧玉、一手揽住白牡丹的蛇腰,看着对面的十三娘在抡指抚弦,轻捻慢弄,整个中舱里面是清音袅袅,让人心旷神怡。
      听到这样的乐声,叶天龙突然想起了有过一面之缘的如姬,这个谜样的美人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艾司尼亚?眼前的十三娘琴技虽然高超,但比起如姬来还差得很远,论到姿色也无法比拟,而且如姬的变化多端给叶天龙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但是这一路上,因为叶天龙每天都在面对于凤舞、晨月她们的绝世姿容,加上她们的兰心慧质,倒是让他无暇想起如姬。这时一想起这个魅力无穷的女人,他的思绪顿时飞到了那一晚的惊艳。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一面?」
      叶天龙这样想着,他的目光越过了十三娘,穿过了花格的小窗。行速缓慢的画舫在平滑如镜面的湖面上荡开了层层浪花,击桨之处如同玉喷珠跳,带起的水珠散落时好似一串串亮晶晶的珠子洒落在镜面上一般。一时间,他不禁看得发呆起来。
      待到十三娘的一曲终了,叶天龙才回过神来,带头大力鼓掌。但见十三娘嫣然一笑,挨近身来,轻启朱唇,娇滴滴的说道:「妾身的拙劣琴技,实在有污大人的尊耳!」
      叶天龙双手一紧两边香喷喷的娇躯,笑道:「姑娘实在谦虚,倒是我实乃老大粗一个,直听得一个好字,但哪里好却是一无所知。」
      被拥到怀中的白牡丹美目轻转,莺声呖呖道:「哟,大人方才只顾独自陶醉于窗外的美景,想来十三妹子的琴声不堪入耳吧?」
      叶天龙在白牡丹的身上掏了一把,怪笑道:「小乖乖,你不要挑拨离间!」
      十三娘的美目中泛起春意,把一双白嫩的玉臂缠绕在叶天龙的脖子上,嗲声嗲气地说道:「大人的兴致如此高雅,是不是我们风尘女子不如长明湖的美景,只能撩大人的眼神而已?」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灵蛇般的腰肢,挺起了鼓鼓的酥胸朝叶天龙的身上顶去。
      「乖乖,这个小娘子真是好辣啊!」
      叶天龙心中暗暗叫了一声,看到雪白的脖子下面那一抹粉嫩的酥胸,被明黄的罗衫箍得紧绷绷的,几乎要裂衣而出,不由得心醉神驰,连忙说道:「哪里?哪里?我的心肝宝贝儿,我是在讚歎只有如此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才出得像你这样的绝色佳丽!真叫我好不快活!」
      说着,忍不住抽出一只手来,紧紧按在十三娘高高耸立的酥胸上不停地揉动,十三娘的琼鼻中发出娇媚的哼声,蛇腰更是风摆柳枝,媚态横生。
      旁边的碧玉也不甘寂寞地伸手在叶天龙的怀中抚摸着,同时媚声说道:「大人好偏心啊!怎么忘记了奴家呢?」
      叶天龙不停地揉着十三娘的酥胸,即使是隔着罗衫也可以感受到里面那对肉球的质量和手感绝对是一流的,闻声便笑道:「我的小乖乖,今晚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你快乐一次!」
      十三娘停下了扭动,将自己高耸的酥胸紧紧压在叶天龙的大手上,媚笑道:「大人娶得名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为妻,又是法斯特的东督,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女人味没有尝过,哪里还把我们这些小地方的女子看在眼中,说不定到晚上大人就把我们给忘记了。」
      叶天龙哈哈大笑,心花怒放地说道:「你看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最怜爱天下美少女的人就要数我啦!」
      说罢,他抓起十三娘的一双纤纤玉手,放在手掌之中摸弄着,口中说道:「像你这样的绝色美女,我真的见过不多!艾司尼亚的美女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
      十三娘「噗哧」一声,笑道:「大人真会说话,虽然我知道这是安慰的话,但也感到十分高兴!」
      她的话音未落,叶天龙一把将她抓到怀中,脸上泛起怪异的笑容,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心!」说着,他的手滑进了十三娘的怀中,直接揉搓起那温软坚挺的乳峰,十三娘惊呼了一声,早已软了娇躯,跌进叶天龙的手中,任由他去抚摸把玩。
      随着叶天龙的手往下滑去,十三娘身上的衣衫逐一飘落,美好凹凸的胴体尽数展现在空中。
      十三娘的脸颊泛起阵阵红霞,曲线优美的娇躯抖动得十分厉害,檀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低婉温约之中充满了诱惑力。身边的男人如此的霸道,手法又是如此的熟练,让她本想到后面的舱房中再燕好的念头一经升起便归于乌有。
      这时,白牡丹和碧玉也是发出娇滴滴的呼声,向叶天龙一齐拥来,惹得叶天龙发出阵阵快意的笑声。他真恨不得能多长几只手臂,这样就不会像现在顾得这个美女却顾不上那个。
      原本在一旁服侍的婢女早已退到后面的舱房去了,宽敞的中舱成了四人放浪形骸的好地方,三个女人使出浑身解数,让叶天龙着实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午后的长明湖分外美丽,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此时画舫已经停在了湖心的位置,花格窗半开,秋天的风从四面八方进入溢满春意的舱中,带来丝丝的凉爽之意,让舱中的人感到无比的快美。
      叶天龙斜靠在身材颇为丰腴的碧玉娇躯上,他的头正好是放在碧玉那对丰耸绵软的乳峰之间,碧玉的一双纤手在轻柔地按摩着他的肩头,她的手法轻灵而富有技巧,不愧是久经训练。
      十三娘灵活的小香舌在叶天龙的上身温柔的游走着,有如火蛇般,所到之处就连毛孔都要舒展开来,让叶天龙的心火越来越高。
      而白牡丹则是蹲坐于叶天龙的身上,媚眼微微闭合,瑶鼻中发出蕩人心神的娇吟声,慢慢的扭动她的蛇腰,私处一阵一阵有规律的收缩,把两个人的慾火都推向更高的境地。
      怪不得宁科说这三个女人都是身怀绝技,还没有人能够连闯三关,叶天龙总算明白到她们的厉害之处了。
      如果换作常人,在这样的三重攻击下,早已是丢盔弃甲,大败而退了。可惜这次她们遇到的是叶天龙,非但神功在身,又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自然懂得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
      叶天龙先深吸了一口气,真气九转,稳住自己的阵脚,然后伸出双手把玩着因十三娘俯身而垂落晃蕩不止的一双晶莹玉峰,手指轻轻捻弄着峰顶的娇嫩蓓蕾,同时腰部使力,不住地给白牡丹最有力的冲刺。
      画舫在湖心不住的蕩漾着,泛起层层的涟漪,船舱中不时传出的娇声婉转动听,如丝如线般的飘蕩,随风送入耳内,引得不少人是心痒难耐。
      被宁科派到长明湖岸巡视的洛美都市警备队的士兵更是羡慕不已,但他们知道船舱中的三女乃是本城最高级的妓女,一夜之资就及得上他们两年的薪水,所以也只能是乾瞪眼,暗吞口水而已。
      尽情享受鱼水之欢的当事人自然是不会想到这些事情,叶天龙大展雄威,将三位绝色美女弄得前后俯仰,娇吟不断,媚态毕露。这正是「玉软温香抱满怀」,意气风发,好不快活。
      连床大战直到暮色四合,三女皆高挂免战牌之后,叶天龙才鸣金收兵,洋洋得意地起身。此时自有在后面听壁角听得面红耳赤的侍女进来为船舱中的他们收拾残局,整理衣装。
      慵懒不堪的白牡丹软在叶天龙的身上,媚声说道:「大人虎威,妾身实在佩服!只是不能让大人尽兴,妾身惶恐不安!」
      叶天龙哈哈一笑,伸手在她的俏脸上捏了一把,十分严肃地说道:「奇怪,真奇怪!」
      碧玉在旁边不安地问道:「大人有何奇怪之处?」
      叶天龙的手指点在白牡丹的樱唇上,摇头晃脑地说道:「白牡丹的臀技、碧玉的指技以及十三娘的舌技,我都已经领教过了,的确是名不虚传。只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口技也变得这么厉害起来啦?」
      白牡丹呆了一下,随即娇嗔道:「大人啊,奴家就是这一项好吗,难道说其他的服侍都不入大人的法眼?」碧玉和十三娘也在一边娇嗔不已,直道叶天龙太过小视她们,半天也只评定出一项好的来。
      叶天龙将手一挥,豪气地说道:「既然你们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么晚上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还有什么样的绝技在身!」三女连连点头。
      十三娘有些迟疑地说道:「大人这样做,不是要冷落家中的娇妻吗?」
      叶天龙心中暗笑,知道她想问的是于凤舞,便嘿嘿一笑,道:「偶尔也应该出来轻鬆一下的吗?」说着,他搂着十三娘的肩头,往外面走去,「来让我们到外面欣赏一下长明湖的夜景,让她们去準备酒菜吧!」
      不多时,船舱中已经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四人又是饮酒作乐,打情骂俏,叶天龙此刻的样子是十足的浪蕩子弟,似乎是已经把去青州的事情完全忘记了。
      当薄薄的云雾被夜风吹散,露出来的月亮分外的亮洁,好像在夸耀自己的威力,把全部的光辉毫不保留地倾泻下来,使得茫茫的长明湖现出一片的银光。
      如水的月光透过船舷的小窗,照到满是春意的香巢里,尽兴而睡的一男三女正同床共枕,每个人都发出悠长的呼吸,说明了他们正是好梦时节。
      在香巢的外间,三个女人的随身侍女都没有入睡,因为她们得随时等候主人的呼唤,好进行即使的服侍。
      一个俏丽的侍女突然转动了一下发酸的脖子,笑道:「两位姐姐,小妹出去一下,麻烦姐姐们多担待!」
      其他两个侍女会意的一笑,轻声道:「快去快回!」
      侍女行出了房间,沿过道往前走,在经过更衣室时,并没有走进去,而是继续走到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面并没有点灯,只有从小小的舷窗投进来几分淡淡的月光,照得房间冷幽幽的。
      等了不到十数,又是一道玲珑的身影闪进了房间里面,来人的脸刚好被阴影遮住了,但透过薄薄的睡衣,峰峦起伏的上半身说明了这是一个身材出众的女人。
      「都準备好了吗?」来人的嗓音压得很低,话语中透着几分的热切。
      早到的侍女微微点头,从身后的某个地方取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小鸟,这是一种经过训练之后专门用来传递情报的蜂鸽,体积下,性情兇猛,因此它的速度和可靠性都比一般用的飞鸽传书要好上几倍,但同样的,花的代价也是要高上数倍,一般来说,大陆上只有军队才具有这种能力。
      显然,这两个女人都是属于某个规模可观的组织,所以才会用这样的蜂鸽来传递情报。
      「稟上,子精床第术,心机难测,早决!」
      随着来人的一字一顿,侍女用金钗在羊皮纸上快速划点,然后将羊皮捲成一团,挂在蜂鸽的足下,所有的动作非常熟练,显然是训练有素的。而且整个过程中,那只蜂鸽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只是转动那双晶亮的眼睛,来回地看眼前的两个女人。
      侍女将蜂鸽拿到舷窗边,轻轻鬆开了手,看着蜂鸽展翅盘旋而上。
      「做得好!」
      一声低沉的男音在小小的房间里面响起,原本静得可以听到针掉下来的地方,突然间出现这样一个声音,两个女人同时猛的一震,心脏一下子几乎要跳出喉咙。
      灯光一闪,是后面进来的男人点起手中的火筒,虽然不是很亮,但足以将脸面看得清楚。两个女人同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因为进来的男人居然是原本应该睡在床上的叶天龙。
      侍女的脸色微微一变,突然化作一团狂风,直扑站在门边的叶天龙。她的小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一招三式,贴身近斗,十分狠辣。
      叶天龙不退反进,就这样直接冲向侍女的匕首,好像是一头大牯牛一样。人影急进,眼看就要和匕首相触,侍女心中大喜,手上又加了几分气力,匕首的前部尖端甚至出现了丝丝的震颤,一个侍女能有如此的功力,委实让人难以置信!
      自从得到了暗黑魔神的真元,又看过了王师和风月真君的绝世之战后,叶天龙的功夫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侍女的这点功夫在他眼中已经根本不值一提。
      就在匕首和他的胸部相触之际,叶天龙的上半身有一个轻微的扭动,刚好让过了急吐的匕首。两个人贴身了,而侍女的武器却已经出了外门,叶天龙不慌不忙地伸出一根指头,点向侍女的眉心上。
      虽然看起来他的动作不快,但那个侍女却感觉到所有的方位都被这指头控制,不管如何就是无法避开。
      「扑通」一声,叶天龙恰到好处的一指将侍女点倒,让她昏迷却不至于致命。
      两个人的接触是非常快的,当侍女倒下的时候,一道薄如纸,色若淡蓝的条形暗器从他的身后翩然飞过。显然,如果他刚才是往后退,或者是原地不动的话,都是这暗器的攻击範围。
      但这暗器在空中也没有飞多久,突然从后方伸过一只纤纤的玉手将其没收,然后这只晶莹白嫩,十分可爱的小手摊开,掌心中淡蓝色的条形暗器原来是一把微缩的小剑,只是这小剑没有了横铛。
      「果真是公孙世家的无翅剑!」
      在叶天龙的后面现出身影的是柳琴儿,正是她的「玉女摘星手」接下了暗器。一身紧身的水靠滴水不沾,在灯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芒,这是用东海一种非常稀有的「变形鲨」的皮製成的,它可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宝物,也只有晨月的「玉鸣阁」才弄得到这样的宝贝。
      叶天龙随手将壁灯点燃,然后神色轻鬆地说道:「十三娘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刚才还是亲亲热热的,怎么一转眼,就送我一把淬毒暗器呢?」
      当柳琴儿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十三娘的脸色已经变得灰暗,她知道已经落入一个圈套之中,面对这样的两个人,她根本没有一分的胜算。
      「我已经把情报发出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吧!」十三娘银牙暗咬,勇敢地说道。
      叶天龙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指了一指舷窗,十三娘回头一看,脸上顿时一片死灰。蜂鸽正在窗外拍打着一双翅膀,却好像被无形的网挡住一般,根本无法移动。
      「进来吧!」
      叶天龙扬声叫道。话音未落,一道优美的身影从小小的舷窗跃进了房间里面,落地之后朝叶天龙叫了一声:「公子!」然后将手中的那只奋力挣扎的蜂鸽递到了他的手上。
      十三娘知道这个俏丽迷人的少女是玉珠,真难以想像以她这样的身躯怎么可以从这么小的舷窗进来?
      玉珠也是穿着和柳琴儿一样的水靠,两个人那曲线玲珑,曼妙无比的娇躯线条在紧身的水靠下毕露无余,让同是美女的十三娘也自歎不如。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下了吧?」叶天龙和和气气地说道。
      话音入耳,将十三娘的胡思乱想打断,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还会想到和别人比身材的事情。其实原因很简单,十三娘也是一个美丽自负的女人,看到同样美丽动人的美女,自然会有不服气的念头涌起。不过说到底,还是她的涵养心境不够。
      「我不会说什么的!」十三娘冷冷地回道:「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
      叶天龙歎了一口气,「我实在不想伤害像这样一位美女,而且你也是受人指使,说不定还是被人利用的呢。」
      柳琴儿不耐烦地说道:「天龙,不要和她啰嗦,就让玉珠妹子来对付她好了!」
      玉珠也在旁边应道:「是啊,公子。不如就让我用『阴魂读语术』来对付她好了!」
      十三娘的脸上一片煞白,显然她是知道「阴魂读语」术的来历和可怕。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叶天龙嬉皮笑脸地说道:「我的两个小乖乖吃醋了!」见到柳琴儿和玉珠的娇靥是一齐作色,他又马上正色道:「将她们都带回去吧!」
      话没有说完,他一条腿已经迈出了房间的门槛,转眼就不见了。柳琴儿和玉珠相视一笑,也忙带上十三娘和那个侍女出了房间。